跌跌撞撞奔向你 第三章:分座位

    广告也精彩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易烊旸难以置信,命运和缘分真实的存在,他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还是以这种奇妙的方式相遇,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同学,住同一个宿舍,老天爷不要对他太好,他反而有点心虚了,揣测,那好运的代价是什么?

    住同一个宿舍的缘故,再也没有机会与他玩躲猫猫的游戏,必须光明正大地站在他面前,也多亏了那天晚上的闲聊,打破了之前尴尬的隔阂,巩固了进一步的相互认识。即便如此,易烊旸和他相处时仍保持拘谨的状态,忧心自己的言行举止是否得体,是否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也许担心是多余的,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着六个人,大家都是准备第二次参加高考的人,能待在宿舍的时间很短暂,除了洗澡和睡觉之外,其他的时间多半留在课室,甚至待在宿舍的睡眠时间都要腾出来学习,他压根没有太多的机会与他说话。

    既然宿舍没机会聊天,那待在课室总能挤出时间,课间时间挺不错的。易烊旸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楼下的景色浮想联翩。

    方婷从背后悄悄地靠近他,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兄弟,你挺悠闲啊,有时间懒洋洋的发呆。”

    “我散散心,放松心情,你有意见?”易烊旸轻微地抖动身体,他被吓了一跳,转身瞪着她的脸,口气硬邦邦地说道。

    “哈哈,被我吓到了?不要生气嘛,我想问你,在这个学校复读适应得了吗?和姐说说。”

    “我是谁,你开玩笑,像我这种人到哪都能快速的适应,怎么,想看我笑话?”

    “说得真好,我的小心思被你轻易点破了。”方婷配合地为他鼓掌,把他哄开心了,话锋一转,“好了,我有事想问你,你和丘桐是不是以前就认识的。”

    “是,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关系蛮好,”易烊旸露出探索秘密的笑容,“难道,你对他有意思?想了解什么,看上人家了?”

    方婷忸怩不安,慌张地解释“我没有,开玩笑,我只是好奇而已,难道我随便问你一个人,你都认为我喜欢他吗?”

    易烊旸推了她一下,“难说,又不见你了解其他同学,偏偏想要了解丘桐。”

    “我本来打算问完丘桐的事,再问其他同学的,是你自己说得快,我来不急问了,千万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

    “是吗,你确定?瞧瞧,你的脸红了。”

    方婷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哪有,怎么可能,就算是,也许太热了,脸被烧红的。”

    “哟哟,差一点我就信了,你不觉得今天的天气挺清爽的吗?,不冷不热,”

    “我说热就热,你管我。”说完,方婷像躲避猎鹰的兔子,惊慌地逃走了。

    “哈哈哈,等你找回勇气了,我随时可以和你说。”易烊旸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喊道。

    方婷的身影在教室的门边消失不久,丘桐从走廊的另一边活泼地走了过来,左手环住易烊旸的腰,将他揽入怀中,他没晃过神已经和丘桐的身体黏在了一起。

    “我有一个惊天大秘密,是我好不容易从班主任办公室偷听来的,”丘桐得意洋洋地看着他说,“是不是很想知道,荣幸地成为我的第一个观众。”

    易烊旸白了他一眼,“瞧你得瑟的样子,我不想听,说给其他人听吧,我的第一席位让出来。”

    “嘿,臭小子长大了,叛逆了,我有小道消息第一个想到和你分享,你却以这种态度迎接我。你变了,你还是我曾经熟悉的易烊旸吗?”丘桐撩起他的下巴,委屈地对他说。

    “好了,桐哥,你的戏太足,该收收了,不然今年的奥斯卡奖又要被你拿走,给其他的演员留一条生路吧。”

    “哈哈哈,奥斯卡奖应该颁发给你”他有节奏地拍了拍他的脸,握紧拳头在他的脸上晃了晃,“听不听,你响亮的回答我,是洗耳恭听还是吃拳头?”

    易烊旸哭笑不得作出躲避的动作,抓住他的手说,“听,你说的话我胆敢不听?你的拳头先收起来,免得误伤好人。”

    “这还差不多,老实点,”丘桐贴近他的耳朵,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小声地说,“听说,我们班今天晚上要进行座位大调整,而且由班长全权负责。”

    “原来是换座位,你至于吗,大惊小怪,又不是以前没换过座位。”

    “等等,你听我说完,这次换座位和以前不一样,关键的不同点是,这次换座位的权利掌握在班长的手中,不需要服从班主任的安排。你动动脑子好好想想,如果你现在想和谁坐,只要在班长面前美言几句,不就能如愿以偿了?”

    易烊旸恍然大悟,兴奋地说,“的确是。”话音还未消逝,他立马镇压住兴奋的神态,他心里清楚不能在丘桐面前表现得过于激动,免得他瞎猜,总是想方设法,威逼利诱,非让他说出个前因后果,到时将烦不胜烦。

    “是不是很赞,你不用掩饰了,我刚才看到你的表情了,说,是想和谁坐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尝试一种全新的换座位方式贼刺激,你懂的,特别好奇谁会选择和谁同桌?”他赶紧转移话题,打算狡辩下去,继续隐藏刚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兴奋,“当然,我不会选择和你同桌。”

    “呵呵,你不要高估自己了,你想和我同桌我未必愿意,想和我坐的人能排队排到走廊的那一边,你,get out。”丘桐轻蔑地笑着说,伸出手告知他离开的地方。

    “是是是,所以不缺我这一个,哈哈哈。”

    他们的笑声仿佛有磁性,将刘学这块铁吸引过来。磁性非常强烈,他刹不住车张开宽阔的臂膀想要抱住他们,借此缓冲,结果被他们无情地,敏捷地躲开了。

    “你们真不够意思,有好事也不和我分享,两个人偷偷地乐,”刘学忽视了刚才他们对待他的态度,迫不及待地凑上前,询问道,“给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来,说出来听听,让我也乐一乐。”

    “什么?我们刚才没说什么啊。”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没说什么,你们笑什么?”

    “我们没笑什么,我和他在傻笑。”丘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真当我傻啊,”刘学掐住易烊旸的脖子威胁他说:“你们俩肯定有事瞒着我,他不说,你说。”

    易烊旸努力地挣脱他的控制,大声喊,“你们这帮流氓,我好欺负吗,都威胁我,我现在更不想说了。”

    丘桐上前帮助易烊旸挣脱刘学的束缚,拉着他的手往课室的方向跑,刘学不甘落后地在后面追上,他们小打小闹地相继进了课室,在课室里面嬉笑打闹了好一会儿,直到上课铃声响了,他们才安静下来。

    易烊旸心不在焉地坐在座位上听英语老师讲课,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一想到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和他同桌,他喜不自禁,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一幕正好被英语老师无意中发现,当场抓个正着。

    英语老师放下课本,生气地盯着他说,“易烊旸你傻笑什么,我讲课很好笑吗?”刹那间,同学们绷直耷拉的脑袋,沉闷的气氛被瞬间点燃,他们各个精神百倍,扭转脑袋望着他,纷纷偷笑,等待好戏的上演。

    “啊,有吗,老师我有笑吗?”他窘迫的,略显尴尬地回答老师。

    “我猜他是想某个女生了,所以傻笑。”丘桐在一旁幸灾乐祸。

    杨文班里的捣蛋鬼,他怎么舍得放过一次捣蛋的机会,附和道,“他何止傻笑,口水都留出来了。”

    易烊旸下意识地用手擦嘴巴,判断杨文说的话是真是假。

    同学们再也抑制不住低沉的偷笑,放肆地让笑声冲破喉咙的禁锢,响彻整个课室,有大胆的男同学还吹口哨,将气氛推上高潮。

    “好了好了,你们现在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还以为留给你们的时间非常充裕吗?啊!都给我安安静静地上课,易烊旸下不为例。”说完,老师拿起课本继续讲课。被老师训过后,同学们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偶有同学实在忍不住,唯有隐秘地完成笑的任务。

    易烊旸无力地垂下脑袋,眼角不经意间发现程源也在笑。真的扎心了,笑得那么开心,我是因为你,才引起老师的关注,你竟然加入到嘲笑我的队伍中,对得起我吗!他在心里愤愤不平,懊恼地盯着课本,好心情全被打散了,心里极不痛快。即使如此,他又偷偷地瞄着他的笑容,不觉间,弥漫在他身上的生气的硝烟被脑海中荡漾着程源的笑容快速地吹散了,他弄不明白明明都是嘲笑,为什么他的嘲笑独具魅力,让他特别舒服呢?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的样子像艳阳天里绽放的玫瑰,超级迷人。

    沉浸在他的笑容中,一个好主意突然冒了出来,程源的英语成绩不好,正好他的成绩算是拔尖的,可以借此撒个小谎,说程源乞求他帮他补习英语,希望能坐在一起,方便补习,哈哈哈,这个理由班长应该不会怀疑,到时候神不知该鬼不觉得,将程源牢牢地握在手中,顺其自然地成为了他的同桌。他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喝彩,这次不敢大意,用书挡住了整张脸。

    下课铃响了过后,下午的课程结束了。易烊旸急不可耐地来到班长的座位上,故作淡定地对班长说有事情和他商量,约他到走廊的尽头。选择商量的地点在这里有一个好处,人少能避免走漏风声。

    “班长大人,今天的天气不错啊。”

    “你今天吃错药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好难受,鸡皮疙瘩掉一地了,说,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班长用脚踢他的脚底,一脸坏笑地说,“难不成你真的看上了某个女生?找我参谋参谋?”

    “不是,请你赶紧打住胡思乱想,我找你单纯是想问你一件事,不关乎男女问题。”他伸出左手拍班长的肩膀。

    “不关乎男女之间的事?你能有什么事问我,我只爱听八卦,哈哈哈。”

    “嘿,你一个大男人,正气点。”他希望马上进入正题,他向班长靠近了一些,“班长,听说我们班今晚要换座位?”

    “是,有什么奇怪的吗?”

    “听说由你全全负责,官还挺大的哈。”

    “负责换座位官就大了吗?换座位很重要吗?”

    易烊旸掩盖不住内心的躁动,“很重要,起码对我来说很重要。”说完,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哟,你小子肯定有奸情,看上我们班哪个妹子了?我一定帮你。”

    他着急地解释道,“没有,我没有看上班里的同学,学业为重,哪敢谈恋爱,况且班里的女生看不上我,我又不帅,她们都喜欢你这样的帅哥。”

    “哈哈哈,淡定淡定,收回你拍马屁的行为。”

    “我只是想选一个比较好的位置,有助于学习,复读生嘛,你懂的。”

    “真的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请你停止胡思乱想。对了,程源上次说想和我坐,你也知道我的英语比较好,他想让我帮他补习,坐在一起更方便。”

    “我以为你有奸情。”班长扫兴地摇摇头,接着说,“小事,你们想坐一起就坐呗,反正这次是自由换座位,想和谁坐就和谁坐。”

    “不是!不是你负责安排座位吗?”

    “没错,不过我只是维持换座位的秩序罢了。”

    “你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

    易烊旸恼怒地一把推开班长,“滚。”

    “哈哈哈。”班长昂首大笑。

    班长走后,易烊旸百无聊赖地倚在栏杆上发呆。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如果直接让班长插手,一切都能迎刃而解。现在该怎么解决,难道直接开口说我想和他同桌吗,我没有拿得出手的理由,他又没有让我帮忙补习,如果不说理由邀请他做我的同桌,他会不会疑惑,觉得我有病,头大啊。他捂住脑袋,啊啊地叫出来。正当他准备回课室的时候,楼下的吵架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不是程源的声音吗,他在干嘛?”他自言自语道,伸出脑袋想探个究竟。

    和他吵架的人是谁,为什么骂他,凭什么骂他?易烊旸心里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不行我得去帮他。他怒气冲冲地跑下楼梯,绕过教学楼来到他们吵架的地方。

    “喂,你谁啊,凭什么骂他,不要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他边说,边使劲推开站在程源对面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连连倒退几步,被突如其来的冲击震住了,一时间无话可言。程源也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拉住他的胳膊,窘迫地说,“易烊旸,他是我爸。”

    这个回答犹如天降灾祸,着实把他吓得不轻,意识到自己刚才冒冒失失的行为出格了,他震惊地叫了起来,“啊,他是你爸。”

    “啊哈哈,他是你爸,”他忐忑不安地说,“叔叔好,不好意思哈,你们聊,你们聊,说话不要那么凶,和气地好好谈,害得我都误会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易烊旸一刻都不想停留,非常狼狈地落荒而逃。

    待他们消失于视线里,他靠在墙上畅快地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骂自己作妖的举动,没有认出程源的爸爸,还推了他爸爸,完了,他此时此刻肯定非常厌恶他,认为他是一个粗鲁,蛮不讲理的人,别提和他同桌了,说不定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他握紧拳头郁闷地捶打墙壁。

    “哈哈哈,你打墙壁干嘛,它和你有仇吗?”

    他手忙脚乱地收回拳头藏在身后,故作轻松地说,“没,我闲得无聊擦擦墙壁。”

    “擦墙壁?”程源诧异地望着他。

    “哎,我的事你先别管,你,你和你爸说完了?没问题吧?”

    “嗯,问题不大,老生常谈的事了,刚聊完,我爸就走了。”他咧嘴苦笑。

    “没,没,没事就好,我怪担心的,你爸……”

    “话说回来,你贼厉害的,以前怎么看不出来,连我爸都敢推,是不是活腻了,哈哈哈。”他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哪知道是你爸,看到你莫名其妙被骂,我的正义感爆棚,路见不平一声吼,早知道是你爸,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你会怪我吗?”

    “哈哈哈,你又不是故意的,不会怪你,况且我还要多谢你,托你的福让我爸提前离开了,要知道当时我快被他烦死了。”

    “真的,真的不怪我?”易烊旸紧张的情绪缓和下来。

    “真的不怪你,我和他吵架的内容都是些历来以久的事。”他大方地安慰他,说着说着,随意地嘟囔几句,“说来说去,还是逼我复读”

    “啊,你刚才说什么?”

    “哎,不说了不说了,肚子好饿,走,陪我去吃饭,我请客。”

    平时都是宿舍一起去吃饭,第一次单独和他吃饭,易烊旸异常期待,毕竟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吃饭的过程他显得拘谨不安,粗鲁的吃相收敛了许多,提防自己的行为举止会被程源嫌弃。

    “听说今晚要换座位了。”

    “是吗,你想和谁坐。似乎由不得我们,老师会作主。”

    “听说这次换座位的方式和以前不同。”

    “有什么不同?”程源嘴巴里挂着一根蔬菜,边嚼边说。

    “哈哈哈,你属牛吗,吃青菜的样子像牛吃草。还是先吃完菜再说,不然我把它扯出来。”他做出上前抢的动作。

    他快速地将青菜吞进肚子,咕噜咕噜地说,“你敢。”跟着傻傻地笑了起来,不由分说地夺过他的手当纸巾用,抹干净嘴巴上的油,“看你还敢不敢拔我的菜。”

    易烊旸急忙缩回手,看着沾满油的手皱着眉头说,“喔,脏死了,好恶心。”

    “不过我告诉你,我刚才上厕所没洗手,闻到尿骚味了吗?哈哈哈。”

    “信你,我能成仙了,I do not care,信不信我吃了你碗里的鸡肉,鸡骨头吐你一脸。”他挑衅地说。

    “哟哟,还飙英语,真成仙了。”

    程源拿起勺子摆出准备攻击的架势,“挺嚣张哈。”

    易烊旸投降求饶,“信,你说的话我能不信吗。”

    “瞧你一脸怂样,对了,你刚才没说这次换座位有什么不同,现在可以说了。”

    “冲你目前的态度,突然不想说了。”

    “你说不说。”他用勺子抢他碗中的鸡肉。

    “我说,我说,就知道威胁我。”他死死护住自己的鸡肉,“我们可以自由换座位,想和谁坐就和谁坐,再也不用被老师安排着走。”

    “老师撞大运了?和我们分享喜气吗,哈哈哈。”

    前面铺垫了许久,终于谈到重点。易烊旸忍着复杂的心情试探性地问道,“你有什么想法,想和哪个女生一起坐吗?”

    “没,为什么一定要和女生坐,我还没有想好和谁一起坐。你呢,想和谁坐?”

    听到他的答案,忧愁的心情豁然开朗,“我?我也没想好和谁坐。”

    “正好啊,干脆我们组队,我们做同桌。”

    意外的回答似稍纵即逝划破夜空的流星,易烊旸听了又惊又喜,“啊?”

    “啊什么啊,给不给我面子,让你做我同桌很委屈吗?”

    “不是,当然可以,我绝对没意见,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以后跟我混了。”

    易烊旸木讷地点了点头,那颗流星砸中了他的脑袋,他现在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

    第四章:你补英语,我补物理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 昆明小升初 昆明阅读写作 昆明英语培训 昆明看图写话 昆明英语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maika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2月11日12:59:08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优秀作文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 ​到了大四如果你想约你的同学出去玩 难度系数一定是大一的数倍 曾经周末和你手牵手 一起逛商场或者打游戏的小伙伴们 到了大四都不见人影了 尤其是到11月、1...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优秀作文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 ​到了大四如果你想约你的同学出去玩 难度系数一定是大一的数倍 曾经周末和你手牵手 一起逛商场或者打游戏的小伙伴们 到了大四都不见人影了 尤其是到11月、1...
    看书带给了我什么 优秀作文

    看书带给了我什么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我是一个中文系学生,就读于河北省某末流本科,加上末流二字并不是有意贬低我的学校,我没有那个意思,相反这个“末流”学校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在一次周易课上,我记得...
    心动信号,你来的真巧 优秀作文

    心动信号,你来的真巧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转眼,已经大二了啊,仿佛过去一年什么也没干成。 身边的人从鼓励小可抓住恋爱的尾巴到嘲笑小可都不能早恋了。 是啊,自己过了十八岁都没能谈恋爱,而室友都已经换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