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爱情——纪念我的电子科技大学九里堤校区大一生活

    广告也精彩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最近有事路过九里堤,途经Jerry十九年前曾经学习和生活过的电子科技大学九里堤校区,于是进去怀了个旧。

    本文如无特殊说明, 都是Jerry实地拍摄的照片。

    九里堤校区坐落在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九里堤僻静一隅,是电子科技大学三大校区之一。当年Jerry入学时,这里的周围还是一派城乡结合部的风格,现在周围已经公路整齐,绿树成荫,不过安静依旧。

    母校门口的保安大叔非常敬业,一直警惕地注视着Jerry,所以我也没能拍一张校区正门的照片,只能网上找了一张。

    2000年九月,Jerry拿着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来到这里报道。据我所知,当年电子科技大学至少通讯学院,计算机学院和自动化学院本科的大一新生都会在这里读一年,然后大二再回到位于建设路的沙河校区(当时还没有清水河校区).

    2000年9月是个什么概念??那时候周杰伦还是个愣头青,他的第一张专辑《Jay》在两个月之后才会问世。张国荣和梅艳芳还没有离开我们,国内只有土豪才能在家里用电话线拨号上网,一小时网费3到4元,网速理论上的最大值为56k(是的,你没看错,56k,不是56M)。当时就算Jerry这种想象力丰富的年轻人,也绝想不到若干年之后,现实中的两个平民可以直接用点对点的方式进行视频通信——-这种黑科技只存在于像《异形II》这种科幻电影里,用于海军陆战队员和指挥中心的视频通话场景中。

    在2000的时候,有钱的大学生,会在腰间别一个传呼机,家人如果要联系TA,需要先用座机打电话给传呼台,告诉传呼台小妹想联系的传呼机号码,传呼台小妹把“有人找”的信息发送到传呼机上,大学生看到传呼机上的提示信息后,找个座机打回去。传呼台充当了proxy的角色,而传呼机就是Notification monitor.

    在这种情况下,Jerry没有任何办法提前获取九里堤校区的信息。报道的日子是我第一次来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一印象,这校区有点旧,有点小,甚至面积还没我的高中大。

    实际上这个校区也只有70亩,半小时可以绕她走完一圈。尽管第一印象和Jerry想象中的大学外观相去甚远,但想着只在这里待一年就能回到位于建设路的本部,而且第一次离开家人住校的新鲜感,很快冲淡了我心中的失落。

    Jerry住的寝室位于上图右下角的“学生公寓二栋”,这栋楼和其正对着的“学生公寓一栋”都为男生寝室,而我所在的二栋的另一侧是一个食堂,食堂的另一侧就是“学生公寓三栋”,三栋是女生寝室,而食堂是平房。也就是说,Jerry住的这栋楼,其实可以打望女生们在寝室里的一举一动。然而女生寝室的窗帘始终是紧闭的,连让我们对着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上图左边就是Jerry住的二栋,右边就是三栋,好像确实旧了点,囧。Jerry住403寝室,站在阳台上就能望见着一棵棵高大的银杏树。夏末秋初,看着银杏叶慢慢变黄,最后一片片随风而落,那是Jerry大一回忆中最美好的画面之一。

    当时的学生公寓每个房间住6个人,上下铺,一共三张床。Jerry当时住403寝室,两位同学是外地人,分别来自山西和江苏,其余四人都是四川本地人。我的隔壁寝室是404,6位同学全是四川本地人。

    我们这12个人因为寝室挨着的,很快就混熟了。大家性格都很好,非常容易相处,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大一时光。由于寝室面积小,冬天非常暖和,在我印象中进了寝室根本不用穿外套,不过夏天很热,虽然我们大一下学期7月初就放暑假了,但是6月底最热的那几天,由于既无空调又无风扇,大家只能轮流到厕所里不停地洗冷水澡。

    Jerry如今在二栋窗外看见安装了很多空调,真羡慕如今的学弟们,夏天再也不用像我们当年那样半夜起来洗冷水澡了。

    时隔19年之后Jerry再次走进了曾经住过的二栋,地方仍然和当年一样干净,只是寝室换了主人。走廊的灯还和当初一样明亮。当年我们晚上11点寝室内会强制熄灯,然而走廊这些灯不会熄灭。11点之后,下图这条看起来很冷清的走廊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有的同学把寝室里的桌子搬出来,继续写白天忘记写而第二天要交的作业;有的同学,比如Jerry,把寝室里的椅子搬出来捧着书继续看。都看什么书?Jerry当时看了很多名著,《风云第一刀》,《天涯明月刀》,《七种武器》,《武林外史》,《边城浪子》...太多了列不完。还有的同学把《电脑报》,《电脑商情报》,《体坛周报》这些报纸拿出来交换着看。

    要知道当时是2000年,寝室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当然更没有wifi,大家所有的娱乐就是这些。冬天气温低的时候,走廊上除了赶作业的少数同学外,大家都更喜欢窝在寝室里聊天,话题从国内外政治军事局势到“今天班上某位女生又对我笑了一下”之类的生活琐事。当年电子科技大学的女生数目简直太稀少了,Jerry所在的班上有三十多位男同学,只有四位女同学。

    可能是物以稀为贵的原因吧,这四位女同学经常成为我们403寝室夜话里谈论的焦点,比如究竟哪位女生最漂亮,哪位女生笑起来最好看之类。后来我们寝室一位山西小伙,暗恋上了班上一位女生,这个状况为我们每晚的寝室夜话带来了新鲜话题。每天晚上熄灯后,大家像打了鸡血一样给这位室友出谋划策,然而在Jerry看来,不少点子都是馊主意。最后这位室友竟然真的采纳了其中一个,其实就是老老实实把那位女同学约到操场上散步,聊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Jerry如今以成年人的目光来打量电子科技大学九里堤校区,发现这里并没有太多适合学生情侣约会的地方。当时教学楼正门对着的一个小的水池,算是为数不多的能让学生情侣们多停留一会儿的地方。

    每当Jerry和室友们结束晚自习,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准备回寝室睡觉时,经常能看到一对对的学生情侣们或坐或站地聚在这个水池附近。对于Jerry这样当时一门心思在各种电脑游戏上,凭实力单身的光棍来说,仿佛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如今Jerry工作了十几年,回过头来,觉得很羡慕当时这些学生情侣们。我们八零后上高中的时候,即使是最开明的老师,对于学生中间的“早恋”也是视作洪水猛兽的,而到了大学,禁令解除,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抗拒不了爱情的诱惑,忍不住想一尝滋味。

    青涩的校园爱情,正如金庸笔下的“情花”一样:或酸,或甜,或苦,入口甘甜,回味苦涩,而且遍身是刺。情花之毒只有身受肝肠寸断的痛苦之后才能解。然而校园爱情也有一样情花所不具备的特质:纯洁。校园爱情和我们毕业进入喧嚣社会后的爱情不一样,没有受到任何物质条件的干扰,没有房,车,钞票等因素的掺杂,可能也正因如此,很多校园情侣即使能预料到4年毕业后的结局,却仍如飞蛾扑火般投入爱情的怀抱。

    十几年过去了,水池依旧,假山依旧,假山上的绿色植物经历了十几个寒暑后也依旧苍翠,而昔日的情侣们早已远去。此刻,九里堤校区里异常安静。10月的成都已经有点凉了,一阵微风吹过,教学楼前这个水池上生长的绿色植物簌簌作响,Jerry仿佛又听到了十几年前,一对对恋人在这里约会的喃喃低语。昔日的恋人们如今怎么样了呢?是战胜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最终圆满地结合在了一起?还是毕业时劳燕分飞,后来又各自找到了新的幸福?Jerry不知道,Jerry只能站在这个恋人们昔日约会过的地方,默默地祝福。

    《信仰》 - 张信哲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
    想起你的脸庞
    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
    偏又想到迷惘
    是谁让我心酸谁让我牵挂
    是你啊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水池背后就是这个学工楼,也是九里堤校园广播站播音的地方。每到午餐和晚饭时间,同样是学生的播音员们,就会在这栋小楼里,给全校师生播放流行音乐和同学们投的稿,内容是大家对九里堤校园生活的描写。

    Jerry对这栋楼印象深刻,因为当时一位女播音员的声音,实在是太甜美了,Jerry有时候在寝室里吃饭,听着她的声音经常入迷了,以致没有留意她念的内容。当时也曾好奇过,拥有如此甜美声线的这位同学,到底长什么样子。

    按理说在这个面积如此小女生又如此少的校区,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不难,可惜Jerry缺乏行动力,一直到今天这对我都是一个谜。

    当时的九里堤校园广播站,Jerry猜测一定有一位播音员同学是张信哲的铁杆粉丝! 因为在他/她的播音下,每天Jerry和九里堤校区的其他同学,都是伴着张信哲忧郁深情的歌声中吃着午餐和晚餐:《过火》,《信仰》,《爱就一个字》,《别怕我伤心》,《宽容》,《爱如潮水》,《回来》。。。

    2000年九月的时候,后来成为无数八零后心中神一般存在的周杰伦,此刻还在为自己第一张专辑《Jay》的发布做着最后的冲刺工作,而张信哲早已为广大学生熟知并深受喜爱了。

    有趣的是,等Jerry大二时回到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发现那里的校园广播站一样被张信哲的粉丝占领了:张信哲的新歌《从开始到现在》,《白月光》,又一次伴随着我们走在每天从学校食堂吃完饭返回新村寝室的路上。张信哲歌曲的主歌部分大多有很强的叙述性,仿佛在倾诉一个美丽而忧伤的都市爱情故事,再通过他那深情柔美的嗓音演绎出来,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在静静的校园里体会着爱情的甜蜜或酸楚的情侣们的心。

    所以现在Jerry只要在安静的环境里听到张信哲歌曲的旋律,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当初那一个个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柔和的阳光穿过九里堤校区二栋寝室银杏树的叶子,斜斜地落在阳台上吃完午饭专心洗着饭盒的同学们身上的宁静场景。远离了都市车水马龙喧嚣的九里堤校区很安静,安静得只剩下宿舍外墙上喇叭里传来的张信哲柔和清澈的歌声,只剩下同学们在阳台洗餐具时,手中饭盒和汤勺碰撞发出的金属敲击声,还有银杏叶落地的声音。那副安详的画面,即便随着岁月的流逝,也不会从Jerry脑海里淡忘。

    从二栋宿舍走出来,往右拐走一分钟,就来到了九里堤校区的学生食堂,如今有了个好听的名字:九里香餐厅。当时的物价怎么样呢?早餐稀饭两毛钱一两,而餐厅供应的白菜猪肉馅的包子五毛一个,个头很大,味道也非常好,Jerry离开九里堤校区后再也没吃过那样美味的包子了。

    午饭和晚饭荤菜有八毛和一块二毛两种档次,素菜四毛,Jerry每顿饭不会超过两块钱,现在想起来真是太便宜了。

    打菜的时候有很多窗口,大家都自觉依次排队。给我们打菜打饭的师傅们态度都很好,有一位同学还总结出“打两个一两饭的分量,大于一次打二两饭”这种小技巧。食堂很宽敞,整齐地安放了很多排座椅供大家就餐。

    虽然食堂给咱们提供了这么便利的就餐环境,但是很多同学还是喜欢打了饭之后,把饭盒带回寝室用餐。一个原因当然是食堂离寝室就一分钟步行的距离,另外一个原因,有同学开玩笑的说,因为有时看着有些在食堂就餐的情侣亲昵地给彼此喂饭,一下子觉得自己吃不下去了。拿现在流行的网络用语来说,这位同学口中吃得不是饭菜,而是狗粮。玩笑归玩笑,这种场景Jerry当时还从没遇到过。

    从食堂出门往左,没走几步路就能看到很多锅炉,这里是九里堤校区的开水房和浴室,同学们可以在这里打开水和洗澡。当时很多同学喜欢端着一大盆衣服去洗澡,洗完澡顺便用热水把衣服也一起洗了。就是在这个简陋的开水房,运气好的男同学居然也能邂逅一段美丽的爱情,从帮助女同学打开一个塞得很紧的热水瓶盖子开始。

    从学生食堂出来往右走便是学校操场。Jerry前面提到我们403寝室和404寝室12位同学玩的很好,而404寝室有一位同学来自四川自贡,是一位体育特长生,姓“但”,所以我们都习惯叫他老大。

    老大是体育课和校园操场上的明星,体育考试各个项目老大都是满分,这让身为体能困难户的Jerry无比羡慕。尽管老大的运动能力及其突出,生活中的老大是个非常谦和的人,从来不会用武力来解决争端,这一点更让Jerry非常佩服他。

    让Jerry内疚的是,我已经记不清给我们上大一体育课那位老师的姓名了,但印象深刻的是,他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梳着中分的发型,胸肌鼓鼓的,全身肌肉匀称,看起来非常精神。大学本科生的体育课和高中一样,男女生分开上的。第一堂体育课,这位老师先给我们鞠了个躬,用低沉的声音说了句“同学们好”,然后带着我们跑圈,接着是一些分组对抗,把全班男生分成两组,进行一些小游戏,输的组做俯卧撑。一节课下来,这位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严肃,不苟言笑。

    当年Jerry的体育课上就是在这个场地上进行的引体向上测试,这个项目是我的噩梦,也是我永远的痛。

    体育老师第一次讲述完引体向上的技术动作要求后,让同学们一个一个上杠练习。有的同学起哄,让老师先示范一下标准动作。体育老师不慌不忙,走到杠前纵身一跃上杆,然后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做了三个标准的引体向上动作,换来同学们一片掌声。

    轮到体育特长生老大了,只见他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快速连续地做了20多个引体向上,最后稍稍用力,用双手把髋部都提到了杠的位置,看得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普通人,只要下巴超过这个位置就算一个合格的动作了。

    老大这种bug般的表现让围观的吃瓜群众爆发出了一阵响亮的欢呼声,鼓掌声,口哨声。体育老师也笑了,淡淡的说:“非常不错,下一个”。

    轮到Jerry上杠的时候,尽管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但是结局仍然很凄惨。我只能说我已经尽力了,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作为一所211,985高校,怎么可能不提她的学习氛围呢?在Jerry的文章 作为一名SAP从业人员,需要专门学习数学么 里提到的《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这两门基础课,以及《大学物理》,就是在这个阶梯教室里上的:

    除此之外,还有《大学英语》,《PASCAL编程语言》,《工程制图》这种小课,就是在这种小教室里上的。虽然这些教室从硬件条件上看有些旧,但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Jerry很多2000级校友们,就是在这样的教室里学习了一年,为以后走出成都,走向世界打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以前在九里堤校区这些教室学习过的校友们,如今都已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成为了中坚。

    从教室这种特色地板我们还能找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特色。2000级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大一新生们,就是在这样的教室里白天听课,晚上自觉上晚自习,认真预习复习,扎实地完成了大一重要基础课的学习,为大二的《离散数学》,《编译原理》,《计算机组成原理》等专业课的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九里堤校区门外的府河,静静地流淌了很多年,并将静静地继续流淌下去。府河和九里堤校区一样,在一个个春夏秋冬的轮回中,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像Jerry这样的老生,又迎来了一批批新生。Jerry在府河的陪伴下度过了这短短的一年,虽然没有收获美好的校园爱情,但是得到了同样弥足珍贵的友情,足矣。

    岁月轮回,时光一去不复返。昔日校门口众多的小吃店,餐馆,给Jerry们带来无数欢乐时光的PS2营业厅,网吧们早已湮灭于滚滚的历史长河中,而唯一能够在时间长河中成为永恒的,只有爱。Jerry祝愿当年在电子科技大学九里堤校区的校友们如今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也祝愿未来的新生们在这里能够学有所成,感谢阅读。

    要获取更多Jerry的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汪子熙":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 昆明小升初 昆明阅读写作 昆明英语培训 昆明看图写话 昆明英语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maika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18:35:02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优秀作文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 ​到了大四如果你想约你的同学出去玩 难度系数一定是大一的数倍 曾经周末和你手牵手 一起逛商场或者打游戏的小伙伴们 到了大四都不见人影了 尤其是到11月、1...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优秀作文

    说说你最喜欢大学的哪一年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 ​到了大四如果你想约你的同学出去玩 难度系数一定是大一的数倍 曾经周末和你手牵手 一起逛商场或者打游戏的小伙伴们 到了大四都不见人影了 尤其是到11月、1...
    看书带给了我什么 优秀作文

    看书带给了我什么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我是一个中文系学生,就读于河北省某末流本科,加上末流二字并不是有意贬低我的学校,我没有那个意思,相反这个“末流”学校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在一次周易课上,我记得...
    心动信号,你来的真巧 优秀作文

    心动信号,你来的真巧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转眼,已经大二了啊,仿佛过去一年什么也没干成。 身边的人从鼓励小可抓住恋爱的尾巴到嘲笑小可都不能早恋了。 是啊,自己过了十八岁都没能谈恋爱,而室友都已经换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