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

    广告也精彩

    迪斯卡沃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阿十

    -01-

    雨淅淅沥沥下了小半个月,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水汽之中。

    林楠撑着伞,站在树下,时不时朝大门口张望着。

    手机铃声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林楠眉眼染上几丝笑意,按下接听键,“付书文,你怎么还没来?我等你好半天了。”

    明明是责怪,但说出来的话总是绕着几分嗔娇。

    “林楠,宋真来了。”

    林楠愣了愣神,原本舒展的眉头瞬间扭成一个“川”字,“她来找你干嘛?”

    林楠听着电话,眼神不知飘向哪里,可能哪里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林楠听到电话里宋真的声音,开始拽衣角,线头已经被她扯了出来。

    电话里声音很多,很吵,多次想说话的林楠一直没能开口,她不再扯线头了,将一团线头狠狠一抽,轻呵一声,“付书文,算了吧。”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楠厉声道,“我后悔了。”

    话音一落,直接挂断。

    林楠垂下头,深吸一口气,拽着散开的衣角,嘴巴瘪下去,喃喃自语,“付书文,你赔我新衣服!”

    云还是沉沉连成一片,一眼望去,华景南路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布。

    马路两旁已经积了好多小水洼,雨丝落下,层层涟漪,此起彼伏。

    “呲~唔~”,林楠猛然抬头,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两顶纯黑头盔,前面的人穿着赛车服,后面的人穿着皮夹克。

    场景似曾相识,林楠想,这条路怎么这么多人飙车。

    去年初冬,林楠遇到了付书文,同样的下雨天。

    彼时,林楠刚结束一场考试,下了出租车后冒雨奔赴餐厅打包午饭。

    她在玻璃窗里看到了一辆摩托车飞速驰过,她还记得后座的女生只着一件白衬衣,脚踩马丁靴,坐得端正笔直,黑发在细雨疾风中直直窜起。

    林楠当时就觉得,那人似曾相识,好酷,也好冷。

    等待红绿灯之际,林楠不小心撞到了付书文。

    付书文一身黑衣黑裤黑口罩,只有一条长长的白色耳机线延至衣兜处。

    林楠连忙道歉,付书文带着浓重的鼻音说了“没事”。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交集。

    林楠不认识付书文,也未曾看到他的脸,却固执地认为他肯定是个好看的人。

    也许好感,在那时便已萌发。

    -02-

    一月后,林楠第二次见到了付书文。

    晨日初起,窗外一片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盖住了青石,盖住了泥泞,盖住了林楠要出门的心。

    不多时,盛阳高照,宿舍楼对面的网球场好多人在堆雪人,宿管阿姨清扫着院子里的积雪,两侧的竹林仍旧一片郁郁葱葱,竹叶上躺着落雪,白绿相间,分外清新。

    院子里经常会有流浪猫,一些同学便自发地给他们买了软乎乎的小窝,有的放在门里暖气管旁边,有的放在门外的空地上。

    两只小猫咪在竹子下来回踱步,还有一只大猫咪拖着怀孕的身躯躺在窝里,晒着太阳。

    一阵风吹过,竹叶上的雪噗噜噜地掉下,被覆上一层雪花的猫咪一阵抖落,水珠瞬间甩掉。

    林楠已经被好友催了几遍,拖到了中午,大衣、帽子、口罩、围巾,一应俱全,全身能看到的只有一双眼睛。

    今天是宋真的生日。

    宋真和林楠的相识是场巧合。

    宋真和男友吵架,一个人跑出来逛吃逛喝,在电影院遇上了林楠。

    “你好,我今天一个人,想去趟洗手间,能帮我看下东西吗?”

    宋真看着眼前提着大袋小袋的林楠,感叹一句,“你怎么买这么多?”

    林楠有点不好意思,“是有点多了。”

    宋真笑了,“我帮你看着,你快去吧。”

    进场时,两人才发现她们看的不仅是同场电影,连座位都是挨着的。

    两个小时下来,宋真和林楠互留了联系方式。

    宋真在外国语学院的英文系,和林楠学校相距不过五站,几次约饭逛街下来,已成好友。

    “别说,咱俩第一件见面的对话,现在想想,挺自来熟的,明明不认识,却像认识很多年。”宋真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林楠笑。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相见恨晚、似曾相识,一种特别的缘分。”

    此时的她们,还不知道现在这缘分有多深,以后就会有多痛。

    -03-

    12月10日,林楠在宋真的生日会上第二次见到付书文。

    宋真的人缘很好,包厢里男男女女,坐满了人,吹完蜡烛许完愿,大家嚷嚷着要举酒碰杯。

    林楠没有酒量,但不愿扫兴,一杯下肚,酡红满颊。

    宋真拉着付书文到林楠面前,“楠楠,他叫付书文,我的好朋友,跟你一个学校的。”

    林楠感觉头有些晕,靠在墙上,笑得傻兮兮,“你好呀,付书文,我叫林楠,真真的好朋友。”

    宋真一把扶住林楠到沙发上,“早知你这酒量,一丁点都不让碰。”

    “哎,付书文,你先帮我看着她点儿。”

    付书文点点头,挨着林楠坐在了角落。

    林楠靠在沙发上,抬眼就看到付书文的背影,黑发蓝毛衣,双臂顶靠在双膝之上,双手交叉,头微微低垂。

    林楠看着周遭的热闹,目光又转至付书文身上,似乎喧嚣到了这边都自动消音了,他沉静清冷得仿佛自带隔离墙。

    付书文一回头,便和林楠四目相对。

    林楠的一双眼睛此时像擒住了一汪泉,又清又亮,她像是想起什么,猛然坐起,摇摇晃晃,付书文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林楠一手比划着去挡住付书文的下半张脸,一边嘴里念念,像是在确认,“你是那个…那个…”

    付书文看着她凑近比划的手,轻轻躲开,心里想着,醉得不清。

    “对!就是你,我见过你,一个月前在校门口我提着外卖后退不小心撞到你,你当时好像是去买感冒药了。”

    付书文眉头微拧,一个月前买感冒药?她撞了他?他对那次买药有印象,至于别人撞了他,他确实记不太清了。

    就愣神儿的功夫,林楠已经闭眼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付书文看着安静下来的林楠,和宋真打了招呼,送她回了学校。

    出租车里,付书文看睡得歪七扭八的林楠,想了想,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肩上。

    星空当顶,一夜好梦。

    林楠第二天醒来,迷糊中看到手机里宋真发过来的联系方式。

    付书文…付书文…付书文…

    林楠望着天花板发呆。

    付书文虽话少,但对人很有礼貌,对于林楠的接近,他默许了。

    当林楠第一次约付书文时,就“明晚一起吃饭吗”七个字,她犹豫了二十分钟,按下发送键后,直接把手机扔上床。

    起身拉起室友,“走走走,别叫外卖了,外卖不健康,我们去食堂,去食堂。”

    一碗饭,两个菜,林楠没吃几口。

    “你怎么老发呆?不饿吗?”室友用筷子在她眼前晃晃。

    林楠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怕付书文不回复,更怕他的拒绝。

    回到宿舍,林楠捞起手机,终于笑了。

    -04-

    两个月以来,付书文对于林楠的靠近深感很矛盾,他既想靠近她,又想远离她。

    林楠能感应到他的犹豫,她开始收敛自己的喜欢,她不想下场难看,不想老死不相往来。

    人有时候很奇怪,当别人追着你的时候,你想躲,当别人放过你时,你却想回头。

    在林楠第三次拒绝付书文时,他心里的低落越来越多。

    尤其当他看到林楠拒绝了自己,却和别的男生并肩说笑时,他心里不知道哪里有股火,突然冒出来。

    下一秒,付书文行动先于意识,上去抓起林楠的手就走,目瞪口呆的林楠扭头看着身后幸灾乐祸的人,一脸无语。

    付书文走了很久,也没等到林楠的一句话。

    他心里的闷气愈发旺盛,今天的他,一点儿也不像自己。

    烦躁也开始蔓延,他要如何开口?

    “付书文,停下吧。”

    付书文松了一口气,“为什么躲着我?”

    “因为我累了。”林楠挣了挣,“你追着她,我追着你,我们挺像的,但你不累,我累了。”

    付书文放开她的手,语气有点急,“我没有追她。”

    林楠揉揉手腕,嘴角一弯,“那你不喜欢她吗?”

    付书文低头陷入了沉默。

    “宋真最近正跟男朋友闹分手。”

    “我知道。”

     林楠终于抬眼看向付书文,“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没有为什么,她对我没感觉,只拿我当朋友,我也答应过她,只跟她做朋友。”

    “那你对她还有感觉吗?”

    付书文再次沉默。

    林楠转过身不再看他,“付书文,你一直都喜欢着她,你今天的反常不过是因为一直追逐着你的我突然停下,你不习惯而已,你不用觉得我特别,我人懒,跑不动了。”

    “林楠,我,我感觉不是这样。”

    “那是哪样?”

    “我一直很矛盾,我跟宋真从大学到现在也认识六年了…”

    “付书文!如果你不打算忘记她,那么就不要招惹我。”林楠不想听他们的过去,除了让她更难过,没有别的作用。

    “如果我打算呢?”付书文走过去,站在林楠面前,他正看着她,“林楠,如果我打算忘记宋真,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林楠眼眶倏地红了,很久很久,她做出了决定,“好。”

    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只知道自己很想跟他在一起,很想很想。

    当晚,林楠拉着付书文在学校喷泉那里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盖章自己有主儿了,评论下一片祝福声。

    付书文也转发盖章,他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喜悦和轻松。

    -05-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里,沉默寡言的付书文有时也会多几句话,虽然林楠也会被他的惜字如金气到吐血,但付书文对她的细心体贴,让她很满足。

    林楠和宋真时常会聚,宋真看着林楠掩不住的笑脸,很是羡慕,“付书文也是好命,有你这么喜欢他。”

    林楠翘翘嘴角,“他很好啊,而且他也挺喜欢我的。”

    宋真看着林楠,喝了口奶茶,眉眼弯弯一笑,“下次带着付书文一块儿吧,我也带着男朋友,大家都挺熟的,也好久没聚了。”

    当林楠和付书文来时,只有宋真一个人坐在那里,远远地就朝着他们招手示意。

    “我前几天跟男朋友分手了,现在单身,只好一个人来了。”

    林楠挽着付书文坐下,“我可以给你介绍呀。”

    付书文皱皱眉,轻轻捏了捏林楠的手指,“点菜吧,看看想吃什么。”

    林楠像是没察觉到一样,“我表哥,比你大一岁,工作两年,又高又帅,付书文也见过的,是不是?”

    付书文突然想起了什么,凑近林楠,“他是你表哥?你怎么没跟我说?”

    “他来看我,我陪他走两圈儿,谁知道你会看到,你又没问我。而且,我得谢谢他,不然哪儿能看到你吃醋的样子,是吧?”林楠笑着眨眨眼,付书文一撇头,轻哼一声,当做没看到。

    林楠悄悄地在桌下拧了他一把,付书文皱着眉头,动也没动。

    两人的小动作被宋真尽收眼底,她低头喝了口水,状似不经意问,“哎,书文,你知道高朗回来了吗?”

    “他要回来了?他没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记得你俩以前可好了,他出国只告诉了你,我们大家都不知道,结果被你给说漏嘴了。”

    付书文眼底漫开了笑意,“他没跟我说不让讲,我以为大家都知道呢。”

    “你知道当时我们都以为你俩…”宋真并没有说完,掩嘴笑起来。

    付书文笑着无奈摇头,“你们啊…”

    “对啊,现在想想觉得太可笑了,怎么可能,我当时听信谣言太多,否则咱俩肯定跟现在不一样。”

    付书文的笑容停滞了,林楠慢条斯理地夹菜,“有什么不一样?你们不是朋友吗?有谣言没谣言,不都是朋友?”

     “那不一样,书文说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宋真将头发别在耳后,低头浅笑,“现在你们在一起,就不说这些了。”

    林楠看向付书文,他也正看着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对了,楠楠,给你看个东西,你肯定没见过。”宋真兴冲冲地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林楠。

    -06-

    细雨朦胧中,男生戴着白色头盔坐在摩托车上,后座的宋真一头黑直发,白衬衣,马丁靴,侧着身子,看向镜头的脸,面无表情。

    虽然男生戴着头盔,但林楠知道,他是付书文。

    她能想象到头盔下的付书文的表情,和宋真一样。

    这身打扮,林楠去年见过,她在快餐店排队的时候远远看见过。

    “你想不到吧,付书文是会骑摩托车的。尤其下雨天,我特喜欢摩托车飞驰的畅快感,付书文知道后,就去学了,他好聪明,学得特别快,而且开得也好。楠楠,你坐过他的车吗?”

     “我胆子小,不敢坐。” 林楠笑着摇摇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宋真,我去年冬天见过一个男生骑摩托载着你,男的带着白色头盔,蓝色皮夹克,女生就照片上这身,经过我们学校门口,跑得真的是很快,你胆子挺大的。”

    “是我吗?哪天啊?”宋真眼睛瞟了眼付书文,“你没看错吧?”

    “嗯…11月10日,我也是那天碰到的付书文。我在排队的时候看到的,刚开始觉得有点像你,但不确定,刚看到那张照片,觉得应该是你,姿态打扮都一模一样。”

    付书文夹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把菜放在了林楠碗里。

    宋真眼神有点闪烁,“应该是你看错了,我那天就没出去。”

    林楠看着宋真,笑着点点头,“哦,这样啊,那应该是看错了,确实挺像你的。”

    “你之前怎么没问我这个?”

    “没想起来,你今天给我看这个我才想起来,说实话,我都没见过你这个样子。”

    那顿饭林楠吃得很憋屈,付书文不明白,摩托车的事情他解释了,其它事情林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有什么可生气的?

    那天,两人自在一起以来,爆发了第一次争吵。

    林楠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去洗手间的间隙,宋真和付书文因为自己出现了小摩擦。

    “11月10号?载你的人是尚源吗?”付书文开口问宋真。

    “怎么可能?我跟尚源都分手了!我要再见他,你前一晚救我挨的揍岂不是白挨了,我不会这么对你的,也不会这么对自己的。而且,现在林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摩托车跑那么快,之前还说不确定,照片一看就凭衣服像,这会儿就确定是我了?”

    “林楠不是乱说话的人。”

    “那我是乱说话的人吗?付书文,到底我俩谁认识你时间长?”宋真使劲把筷子往桌上一放,脸色很不好看。

    付书文想了想,“我相信你不会见他,但难保他不会来找你,我只是不想你受伤害,所以提醒一下,尚源不是好人,不要跟他纠缠。”

    “那你还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在我身边吗?”

    “会。”

    付书文想了想,开口说,“宋真,我很谢谢你让我认识林楠,我很喜欢她。”

    宋真刚刚缓和的脸色瞬间僵住,勉强扯出一抹笑,“那就好。”。

    付书文不知道的是,宋真曾在他们确定在一起的当晚,给林楠发过一条微信,“你抢不过我的。”

    但很快,几秒间就被撤回。

    林楠直接拨过去电话,宋真解释是自己跟同学打赌定时网购抢东西,同学说她肯定抢不到,她就发过去说“你抢不过我的”,结果误发给林楠,怕造成误会,就赶紧撤回了。

    林楠将信将疑,宋真立马截图了和同学的聊天对话以示清白,顺道还恭喜了林楠付书文。

    林楠当时相信了宋真。

    如今,林楠深深觉得,宋真那句话就是发给自己的,她去翻聊天记录时,却发现图片已经过期,无法打开了。

    即使告诉付书文,他也不会相信。

    林楠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在爱情里会变成自己曾经最瞧不起的样子。

    -07-

    两天后,付书文向林楠道歉,两人和好。

    宋真仍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经常约林楠,几次被拒后,宋真直接到了学校。

    “楠楠,你最近好忙,我带了奶茶,刚给了付书文,现在给你送过来。”

    “楠楠,我和付书文晚上要和大学同学聚餐,我跟他说一声,带你也一块儿来吧。”

    “楠楠,我今天脚扭了,付书文送我去的医院,我很感谢你让他帮我。”

    “楠楠,付书文说他最近很忙,你记得提醒他按时吃饭。”

    ……

    宋真找付书文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约会爆发的争吵越来越多,几乎次次和宋真有关。

    “宋真,付书文的联系方式是你给我的,你明明有意撮合,为什么现在又不撒手?”

    “楠楠,我没有不撒手,我们都是朋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林楠拉黑了宋真所有的联系方式,原来,两人的友情,在宋真眼里,不值一提。

    在林楠生日当晚,两人再次因为宋真而大吵一架,彻底分手。

    她和付书文约好当晚去看王力宏的演唱会。

    而宋真当晚再次打电话,叫走了付书文。

    “楠楠,宋真在南二环被人纠缠,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被人纠缠?那打电话报警啊,求助路人啊,你离这么远,叫你干嘛!”

    “我不过去宋真肯定得吃亏。”

    “付书文,宋真身边那么多追求者,轮得到你去吗!”

    “那人是她以前的一个男朋友,不是什么好人,警察局几进几出了,我回来再跟你细说,好不好?

    “不好!”林楠的声量突然增高,“付书文,你要是还喜欢她就直说,咱俩分手就行,让她不要整天用这种手段来跟我抢你的时间,真的太可笑了。”

    付书文眉头皱起来,“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去问问她,她是拿你当朋友还是男朋友!”

    付书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林楠,你不要无理取闹,我跟宋真只是朋友,她那个男朋友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之前宋真就被他打过,宋真现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需要我帮忙,我不能视而不见……”

    林楠听完火冒三丈,“那你去她身边吧!她这么需要你,你是不是特别开心,是不是我林楠无论面临什么样的情况,只要她宋真打电话,你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付书文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我挺可怜的,你也挺可怜的,我们不要互相伤害了。”林楠朝着付书文的背影把花扔了出去,眼泪终于决堤,“付书文,我们分手吧!”

    付书文身影顿住,他转身看着走掉的林楠头也没回一下,身影很快消失在街角。

    “师傅,去二环北路的云影大厦。”

    林楠靠在街角一侧的墙上,垂着眸,眼泪一滴一滴全落在了脚边,任由手机铃声一遍一遍地响。

    “付书文”三个字在她的视线下变得模糊,她将手机直接扔向马路中间,看着疾驰而来的车辆压过它,跳起来,再跌落,再跳起来,再跌落…最后归为平静。

    林楠转身离开。

    -08-

    半年一晃而过,林楠拖着行李箱站在学校门口,终于回来了。

    导师派林楠去深圳简直是让她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让她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逃离这里。

    刚到办公楼,林楠就看到了付书文。

    他瘦了一些,还是白白净净的模样,远远站在那里,沉静清冷,在看到林楠时,才露出一抹笑,“你回来了。”

    林楠并不想理他,她还没有释然到看见他完全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付书文并不介意林楠的冷淡,他提过林楠的行李,“我来。你导师刚临时被叫去开会了,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刚说着,林楠导师的电话就来了。

    挂断电话后,林楠看着付书文,甚至觉得他有点陌生了。

    “付书文,我那天把话说清楚了吧?”

    付书文点头。

    “那现在你在干什么?”

    “楠楠,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付书文直视林楠,语气真挚,“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其实,我早该明白,也早该告诉你。我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几乎没有想起过宋真,可能我以前对于她的执念让自己误认为这是一种喜欢。我认清这个事实太晚,我帮她只是因为把她当同学,当朋友。林楠,如果再来一次,那晚宋真给我打电话,我还是会过去,不管是真是假,我宁愿你生气我哄你,也好过真的发生什么事,我心里会因此对你产生芥蒂。”

    “付书文,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付书文笑着摇摇头,“林楠,是你让我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现在很确定地告诉你,我喜欢你,不喜欢宋真。”

    “付书文,你凭什么觉得你对宋真是执念,而对我不是?”

    “就凭感觉,林楠,我能感受到你曾经面对我的感觉,除非你曾经对我的感觉不是喜欢。”

    “你…”林楠有些奇怪,一向沉默寡言的付书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辩,一套一套的,“所以呢?你这么一说,我就非得要回到你身边吗!”

    “不,你就做你自己,你不想回来我就等着,等你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

    “怎么好像我被你缠住了…”林楠小声地咕哝,面上不动声色,但本就未平静的心已再次泛起涟漪,她暗叹自己没出息,半年时间的修复,一朝破功。

    林楠看着付书文,眼睛一如初见他之时,沉静无波,黑白分明。

    就是这一双眼睛啊,让她记了好久。

    这一路,林楠的心再次轻盈地飞起来。

    -09-

    一个月后,付书文再次牵到了林楠的手。

    “楠楠,我不会再让你失望后悔。”

    秋天已经走到尾梢,小雨却一如往常,下个不停。

    林楠和付书文约好要去临城玩。

    这是林楠和付书文在一起以来第一次一起出游,林楠早早起来收拾打扮了一番,付书文刚来消息,说导师让他过去一趟。

    “大周末的怎么还叫你?”林楠咕哝着,有些不情愿。

    “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很快的。”

    “好吧。”

    林楠撑着伞,站在树下,时不时朝大门口张望着。

    手机铃声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林楠眉眼染上几丝笑意,按下接听键,“付书文,你怎么还没来?我等你好半天了。”

    明明是责怪,但说出来的话总是绕着几分嗔娇。

    “林楠,宋真来了。”

    林楠愣了愣神,原本舒展的眉头瞬间扭成一个“川”字,“她来找你干嘛?”

    林楠听着电话,眼神不知飘向哪里,可能哪里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林楠听到电话里宋真的声音,开始拽衣角,线头已经被她扯了出来。

    电话里声音很多,很吵,多次想说话的林楠一直没能开口,她不再扯线头了,将一团线头狠狠一抽,轻呵一声,“付书文,算了吧。”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楠厉声道,“我后悔了。”

    话音一落,直接挂断。

    林楠垂下头,深吸一口气,拽着散开的衣角,嘴巴瘪下去,喃喃自语,“付书文,你赔我新衣服!”

    付书文在咖啡馆门口找到了林楠,她正蹲在门口逗摇篮里的小猫玩儿。

    “楠楠,我导师和她导师是老朋友,今天叫我过去说商量看是我还是我师弟去跟他们合作翻译一部作品,最后我师弟去了。”

    “付书文,我想当只猫。”林楠站起身,靠近付书文,搂住他的腰,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看到不顺眼的人我就去抓,还能不被养着的人讨厌。”

    付书文一下子扬起了嘴角,“我的猫抓我,我也不讨厌。”

    林楠转头埋在付书文的肩窝处,闷声笑了,顺手拧了一把付书文,“最好是。”

    “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你。”林楠指着路边的斑马线,“我撞到你,后来过马路你走在我前面。”

    林楠一脸骄傲,“虽然我没看到你的脸,但我觉着这人肯定好看。”

    “为什么?”

    “因为我道歉的时候看到了你的眼睛,有那样眼睛的人一定好看的。”

    “你也好看。”

    林楠感觉自己陷入了付书文的笑里,像踩着一片云,柔软又飞扬。

    “付书文,你越来越能说了。”

    “近墨者黑。”

    “付书文,你少来,赔我新衣服!”

    付书文,最开始,我记了你一个月。

    后来,我念了你一整年。

    好在,轮了一个四季,在初冬再次来临前,我们还在一起。

    -End-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 昆明小升初 昆明阅读写作 昆明英语培训 昆明看图写话 昆明英语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maikao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18:36:36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云南省2021年硕士研究生复试期间招生单位联系方式及监督举报电话 招考公告

    云南省2021年硕士研究生复试期间招生单位联系方式及监督举报电话

    各位考生: 云南省2021年硕士研究生复试工作将陆续展开,具体复试时间、复试方式由各招生单位统筹考虑疫情防控要求和学校实际情况自主确定,请考生密切关注招生单位研究生院(部、处)官网有关信息。为方便考生...
    关于普通高校专升本艺术类考试方式变更的通告 招考公告

    关于普通高校专升本艺术类考试方式变更的通告

    为切实保障广大考生和考试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确保云南省2021年普通高校专升本艺术类考试(以下简称专升本艺术考试)各项工作平稳有序,根据我省疫情防控实际,统筹考虑考试安全性、公平性和科学性,...
    2021年4月云南省第85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网上报名公告 招考公告

    2021年4月云南省第85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网上报名公告

    云南省第85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将于2021年4月10日至11日在全省各州(市)进行,现将考生报名须知公布如下。 特别提示:请考生认真、仔细阅读此报名公告 第一、考生凭有效身份证和准考证,按规定时间和地...